新闻资讯

《动物防疫法》修订稿通过 宠物狗不接种狂犬疫

发布时间:2021-02-16 22:52  作者:亚美游戏

  根据最新通过的《动物防疫法》修订稿,个人养狗必须定期给狗接种狂犬疫苗,否则,可处1000元以下罚款,逾期不改正的,最高将面临5000元罚款。

  狗要打疫苗,首次被国家法律单独提出,背后正是宠物狗数量逐年攀升,和随之兴起的宠物医疗经济。

  一针国产的狂犬疫苗价格在30元50元,进口疫苗通常贵一倍。胡琪每次带自家金毛犬去打疫苗都有明确时间表。

  “您家的宝宝才3个月,还太小,又是刚刚接到家里,至少要在家中待两周再出门,观察一下饮食、饮水、排便,如果一切都正常,就可以预约来医院打针了”,宠物医院的疫苗接种服务极尽周到,跟对待小孩儿一样,到了几个月该打哪些针,都会早早做提示。

  胡琪选择进口狂犬疫苗,“不算贵,每年就一针。平时它咳嗽来看病,花个七八百元也是正常的”。胡琪所在的这座北方城市,2019年平均月工资约6800元。

  此次《动物防疫法》修订会为动物狂犬病疫苗按下加速键。首创证券撰写报告指出,新法有望提高现存40%狂犬疫苗的覆盖率,预计带来新增5亿规模的狂犬疫苗市场份额。

  舍得花钱的宠物主很多,北京一家宠物医院直接抹去了国产疫苗的选项,狂犬疫苗是荷兰进口的,五联疫苗也是美国品牌。

  “进口狂犬病疫苗占据了国内超过90%的市场,其他宠物用药也是进口为主。”一位上市兽药企业的员工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过去几年宠物医疗经济的发展,并没有转化成自家疫苗业务的收入。想要在新增市场中占得优势,对国产兽药企业仍是考验。

  日照、常州、池州等多地,2021年一开年就推出新的“养犬条例”,以配合即将落地的新法,其中均要求养犬人为宠物犬打疫苗。

 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在2019年“两会”提案,给犬接种疫苗,从乡村、社区做起。现在一线城市已经逐渐普及的兽用狂犬疫苗,正在下沉向二三线城市扩散。按世卫组织指南,狂犬疫苗的接种率超过70%,可达到较高的免疫水平。

  需求量这么大,宠物狂犬疫苗市场竞政壁垒也较小,自由竞争度高,利润可期,想掘金的企业不在少数。

  然而,这一市场目前仍被进口企业主导,6家跨国企业有进口产品注册,动物保护行业的头部企业在此均有布局。如辉瑞旗下的硕腾,2019年在中国业务总收入为2亿美元,其中宠物相关产品的收入约占54%。

  早年国产兽用狂犬疫苗,主要是安全性相对较低的减活疫苗,与国际企业产品有差距,国产品牌不太受市场认可。

  现在,国内企业也注重提升技术,“国产兽用狂犬病灭活疫苗的上市,在产品上的差距已经不大”,北京市农林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张培君告诉《财经》记者。

  拓展市场各有门路,有的国内企业直接与外企开启合作,也有自己直接试水的企业。如2019年,生物股份(600201)旗下全资子公司,与日本动物保护巨头共立制药合资开厂,宠物疫苗就是其发展重点之一。

  然而,无论哪种方式,要获利都不容易。以人用疫苗为主的辽宁成大生物一度尝试跨界,当时将目标瞄准规模较大的养殖业的狂犬疫苗,但这个市场壁垒较高。从审批到销售,兽用疫苗都有自己的圈子。兽药审批由农业部门负责,各级畜牧兽医部统一招标,地方疾控中心、动物卫生监督所等采购,最终到饲养主手中。“这个产业链不是那么容易进的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

  即便硕腾,在2019年整个家畜市场的业务收入也不足1亿元。成大生物的兽用灭活狂犬病疫苗在2014年正式上市,2015年,其兽用疫苗贡献的业绩约695万元,不足总收入的1%,在2016年还出现大幅下滑。

  成大生物既没有在政府采购中获得预期销量,也没有乘上宠物狂犬病疫苗市场的东风。仅三年时间,就因销售量远不如预期,决定停止兽用狂犬疫苗的生产。试水失败后,成大生物又回归人用疫苗主业。

 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人用狂犬病疫苗市场,每年约1500万1600万人。并且,自2018年长春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后,产业升级,人用狂犬疫苗生产企业从2018年的12家减少为2020年的7家。

  然而,一是人用狂犬病疫苗市场需求量稳定,二是兽用药只需要不到原来十分之一的人用救治经费,就足够从源头上根除犬的狂犬病。因此,狂犬病疫苗从人用转向兽用的趋势已经不可逆了。

  “未来,二三线城市的宠物医疗年均费用只比一线元,尤其是县城,是增长空间最大的市场,此前接种率低,但是宠物主又有一定的消费能力。农村的接种率最低,但想提升也很难。”上述上市兽药企业人士分析。

  中国平均每5户就有一个养宠家庭,面对巨大的潜在市场,国内兽药企业既缺乏品牌效应,也错失先发优势,便采取了各式迂回战略。

  “用什么药,宠物医生的推荐最有效。”上述业内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不少兽药企业都选择与宠物医院合作。在宠物医疗业务中,收入占比最大的就是疫苗和驱虫药,兽药企业有天然优势。

  于是,有兽用疫苗企业直接办起了宠物医院。瑞普生物控股的瑞派宠物,已经发展成为400多家的连锁宠物医院,吸引了高盛、玛氏等资本加入。根据2020年三季报,瑞普生物宠物药品业绩增长接近翻倍,已成为其增速最快的板块。在业内,仅次于高瓴资本主导整合的新瑞鹏系宠物医疗集团,其已有1300多家宠物医院。

  没有拿到宠物医院资源的,把目光转向销售宠物药品的互联网平台,以此来扩大市场。兽药头部企业中牧股份的狂犬病灭活疫苗在2019年刚刚上市,就立刻宣布与线上宠物用品公司疯狂小狗合作,主要就是在线上销售狂犬疫苗、四联疫苗等免疫产品。

  虽然打开了销售路径,可国产企业研发投入低的劣势还没有改善。根据国泰君安研报,有的国产兽药企业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重甚至低于1%,与发达国家15%左右的科研投入比例相距甚远。

  没有核心竞争力,中小企业正在被加速淘汰。近几年,“平均每年减少100家兽药企业,尤其受疫情影响,被淘汰的小企业更多了。”上述上市兽药企业人士介绍,这种产业集中度提升为头部企业增加了市场增长空间,但只是短期效应。从长期来看,尚没有被开发的市场空间很大,国内企业的业绩值得期待。

  如果中国兽药企业曾经依靠地方政策保护占到过优势,在高度市场化的宠物医疗市场中,能否突破以往研发落后的陈旧,才是关键的一环。


亚美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