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爱犬宠物店洗浴后死去主人冰箱藏尸讨说法(图

发布时间:2021-07-22 21:51  作者:亚美游戏

  广州日报讯 已经半个月了,丽江花园的老汤茶饭不思,终日郁郁寡欢。因为,与他“相依为命”了整整16年的爱犬“贝贝”永远地走了。贝贝在经历了一次“洗狗机”沐浴之后,上吐下泻,并在半个月后去世。此后,永失爱犬的老汤与“贝的宠物屋”陷入了殡葬费用纠纷。老汤把死去了的贝贝放在自家的冰箱里冷藏了十多天后,纠纷仍未获得解决,他无奈埋葬了这位“相濡以沫”的“老伴”。

  上周六下午,记者在丽江花园贝的宠物屋门口见到了老汤。他把一张用精美相框套着的贝贝的照片,以及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“控诉状”挂在相机三角架上,欲向店方讨要说法。

  老汤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贝贝的深厚感情。他是北京人,十多年前来到广州,老汤爱狗,他的一位朋友从北京带了一条白毛幼犬送给了他。老汤对这条幼犬“一见钟情”,给它取名“贝贝”。

  16年以来,独自居住的老汤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贝贝,看着它一天天地长大。为了贝贝,他不敢外出旅行,因为他不放心把贝贝交给别人代管。有时候迫不得已需要出门,把贝贝交给宠物店或朋友代为照顾,他也总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领贝贝回家。

  老汤告诉记者,丽江花园有三家“宠物美容院”和一家“动物医院”,贝的宠物屋用一种叫“贝的宠物自动洗”的机器给宠物洗澡。老汤对记者说:“洗一次六块钱。我先后四次把贝贝送到贝的宠物屋去洗澡,头三次都挺好的,但最后一次出问题了。”

  老汤向记者回忆了事情的经过。4月14日下午4时,他把贝贝送到贝的宠物屋洗澡,傍晚6时,老汤早早地回到店中发现:贝贝四肢抽动、气喘吁吁。店员在操作洗狗机时,临时有事走开了一会,回来后发现水位太高、水呛进了狗的嘴巴和鼻子里。

  老汤急了,他和宠物屋的何店长一起,把贝贝再次送到了动物医院,贝贝的舌头呈蓝色,兽医告诉他说,那是由于缺氧而引起的。兽医说:“可能水灌进了狗的肺和肠胃,引起了异物性肺炎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处世谨慎的老汤要求何店长写一张“情况说明书”留作证据,何店长以书面的形式承认贝贝水进肺的责任在店方。

  回家后,贝贝的胃口变得很差,上吐下泻,屁股变得红肿。次日,老汤和何店长再次把贝贝送到了医院,医药费由店方支付。

 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,情况却变得越来越糟糕,到了4月底,贝贝连喝水都会呕吐。4月27日晚,老汤又和何店长一道送贝贝到医院打点滴。

  4月28日,贝贝一整天都没有进食。4月29日凌晨2时多,孱弱的贝贝费劲地爬到老汤的床前。老汤知道贝贝这是在跟无比疼爱它的主人告别。他以前曾听宠物专家说过:在狗去世以前,主人最好能抚摸它,帮它克服对死亡的恐惧。老汤温柔地抚摸着贝贝的脑门,贝贝喘着粗气,起初越喘越快越喘越急,直到呼吸声彻底地停了。

  贝贝走了,宠物火化约要价800元到1000元之间,老汤觉得这笔钱应该由店方出。事实上,在贝贝去世前的4月27日,宠物店的老板只愿付三分之一的殡葬费用。贝贝出事后,宠物屋方面仍坚持这一赔偿方案,他们的理由是:贝贝已经很老了。老汤作出妥协,索赔600元,店方未接受。

  记者采访了何店长,她无奈地表示:“贝贝出现不适后的医药费全部是由我们付的,总共花了近千元!贝贝已经16岁了,身体机能已经衰竭,它在动物医院被查出患有肛门腺炎。我们承认在操作洗狗机的时候出现了疏忽,但贝贝的肺后来已经痊愈了。我们认为贝贝的去世是自然死亡。汤先生可以申请给贝贝做尸检。”

  对于何店长的解释,老汤表示愤怒:“肺胃进水导致贝贝消化系统受损,它才会出现肛门腺炎。医药费和丧葬费是两回事。就好比某人开车把别人撞成重伤,医药费是一回事,伤者死亡的后事费用又是另外一回事。按照店方的意思,如果交通事故肇事者撞的是一个老人,他就撞了白撞了?”双方就后事费用争执不下,老汤从超市买了个塑料箱子,装上贝贝的尸体放进冰箱冷藏。纠纷旷日持久,老汤觉得不能再拖了,就在前几天把贝贝土葬了。记者采访了丽江花园动物医院的谭医生,他证实了老汤对事件经过的描述。谭医生认为,“洗狗机把狗固定在机器中央,狗会挣扎,肺部很容易进水”。

  记者采访了广东广信律师事务所的王春平律师,他认为,我国法律对宠物损害赔偿的规定还不完善。一般赔偿标准应视宠物的购置成本和升值、贬值后的市场价而定。

  那么,主人在痛失宠物后能否申请精神损害赔偿呢?王春平表示:“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八条规定,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,但未造成严重后果,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,一般不予支持。”宠物意外死亡给主人带来的精神损害不大可能构成“严重后果”,一般不可作出精神损害赔偿。


亚美游戏